07

2024

03

外媒:西方电解槽生产商面临的五大压力

作者:

Hydrogeninsight


 

过去的一年里,全球绿氢前景持续上涨。但西方电解槽生产商的财务状况和股份却持续下滑。


海外媒体Hydrogen Insight总结以西方电解槽生产商的财务状况和未来可能会面临以下五重压力:
产能扩张以满足未来需求
补贴速度慢于预期
来自中国的竞争 
不断涌现的新技术
全球天然氢勘探 

 

在收入微薄的情况下进行产能扩张


近年来,原始设备制造商(OEM)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他们需要扩大生产工厂,以赢得未来几年开放竞争的GW级订单,但建立新工厂或扩大现有工厂需要大量资金。这些扩张正值制造商销售电解槽几乎没有收入的时候。在美国和欧盟,绿氢补贴的推出速度慢于预期,意味着项目开发商不愿意对项目做出最终投资决策,因此也就不会最终确定电解槽订单。雄心勃勃的电解槽制造商别无选择,只能在收入微薄时进行大规模投资,导致亏损累积。这导致整个行业股价普遍下跌,进一步削弱了投资者信心,使企业获得对维持运营至关重要的低息贷款或投资变得更加困难。


在过去一年里,电解槽生产商的股价变化如下:


McPhy(法国):股价下跌84.77%
Plug Power(美国):下跌75.38%
Nel(挪威):下跌69.44%
Longi(中国):下跌50.23%
ITM(英国):下跌45.94%
Thyssenkrupp Nucera(德国):自2023年7月IPO以来下跌35.80%
Siemens Energy(德国):下跌27.24%
Sungrow(中国):下跌22.68%
Cummins(美国):上涨8.58%


补贴延迟则意味着进一步亏损。只有那些财务雄厚(有政府支持)的公司高管可安稳入睡。如Siemens Energy、Cummins和Thyssenkrupp Nucera这样的大公司,或主要由这些大公司拥有的电解槽制造商,其股价相对坚挺(见上表),而较小的氢能公司,如美国的Plug Power和法国的McPhy,则处于更加不稳定的状态。

 

绿色氢能开发商们必将面临两难选择:是选择购买来自未来几年几乎不会倒闭、财力雄厚到足以解决电解槽未来问题的大型制造商的设备,还是选择来自资金实力较弱、可靠性记录不佳且可能在未来几年倒闭的公司的更便宜的设备?

 

补贴延迟


约一年前,人们普遍预期美国和欧盟的补贴将在2023年开始流向开发商手中,但事实并非如此。2022年8月美国通过《美国的通胀削减法案》,该法案为清洁氢生产提供每公斤3美元的税收抵免,但决定开发商需要做什么才能获得这些补贴的规则和法规仍在争议之中,且还不知道何时能敲定最终细节。


欧盟第一个绿氢补贴,则来自欧盟氢能银行(EHB)8亿欧元的竞标项目,预计将在2024年11月得到最终批准。


原定于2024年春季举行的第二次EHB竞标项目,拟提供22亿欧元的补贴,现已推迟到秋季。许多开发商在确信能够获得补贴(和销售协议)之前不太可能下定最终订单,这些延迟只会给电解槽制造商带来进一步的问题。

 

来自中国的竞争


中国的电解槽生产商能以西方电解槽部分的成本来销售电解槽。而实际上西方电解槽公司最为担心的是,有越来越多的项目开发商将转向更为便宜的中国的电解槽。这将会重现2010年时期欧洲太阳能行业的崩溃。就算是严格的进口关税也无法拯救当时的欧洲太阳能行业。


但中国本土生产的电解槽性能未达所述,少有西方的项目开发商宣布计划采购中国生产的电解槽。


中国的电解槽生产商已从中国以外地区获得订单,如隆基、明阳和双良最近分别获得乌兹别克斯坦、阿曼和泰国的订单。而且这些中国公司根基已发展的很好,比一些西方友商财力深厚。如隆基是世界最大的太阳能板生产商之一,而明阳则拥有全球领先的风力涡轮机业务,派瑞氢能PERIC,则隶属于中国航运巨头中国船舶重工。

 

不断涌现的新技术


碱性电解槽已存在了100多年,而竞争技术质子交换膜(PEM)电解槽则是在1960年代初开发的。其他较新的技术,如固体氧化物电解槽和阴离子交换膜电解槽,已开始在市场上开辟自己的利基市场,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初创公司承诺将提供新型电解槽技术,可比现有技术生产更便宜的绿氢。


其中包括超临界水电解槽、毛细管式电解槽、等离子体电解槽、带有新型催化剂的碱性电解槽、PEM电解槽,这些电解槽有望提高规模经济效益。如这些技术中的任何一种能够大规模生产更便宜的绿氢,那么目前的电解槽制造商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变得无关紧要。

 

天然氢的发掘


对希望确保电解槽持续经营的投资人和银行家来说,他们可能还有另外一个担忧,如自然界存在大量且价格远低于绿氢的天然气,那会怎样?如果天然氢可满足全世界的需求,还会有人想要用电解槽么?


这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最近表示,地下有足够的天然氢可以满足全球数百年需求,而且正在出现通过注入高压热水激活富含铁的岩石人工生产地下氢的可能性。


美国地质调查局自然氢项目负责人Geoffrey Ellis博士表示,绝大多数现场氢资源可能存在于太深、太远或太小而无法经济回收的地方。但其它剩余的天然气可能构成重要资源。

 

来源:Hydrogeninsight


 

热点新闻

FuelCellChina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