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2023

11

德国宪法法院从联邦预算中扣除600亿欧元,导致德国未来绿氢计划形势不明朗

作者:

HydrogenInsight


 

本月早些时候,德国宪法法院裁定转移至气候和转型基金(KTF)600亿欧元的行为违宪。该笔资金原本计划用于资助一系列的清洁能源项目。这导致德国政府绿氢计划目前情况不明朗。


外媒向德国经济与气候行动部(BMWK)求证法院的该裁决如何影响H2Global计划等项目资金的问题,但发言人未能给出明确答复。


但发言人代表德国经济和气候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表示,德国政府正密切关注研究联邦宪法法院裁决的影响,并共同努力寻找继续实施所寻求措施的方法。鉴于任务的复杂性,这需要时间(考虑)和慎重(处理)。请理解我们尚无法就个别项目和投资作出精准表态。如有更多信息将会及时告知。


2023年8月,德国内阁同意在2024至2027年间从KTF中拨出186亿欧元用于氢能项目,其中38亿欧元将用于2024年的支出,是2024年联邦预算的一部分。


资金的分配方式尚未明确。但德国国家氢能计划包括到2032年建设9700公里的氢能管网,用于氢气发电厂的招标,海上风电绿氢招标,到2030年10GW绿氢气的目标,以及通过H2Global计划大量进口氢气,同时计划实施大规模的碳合同差异计划,支持工业用户转向可再生氢。


上周因宪法法院裁决,议会批准的2024年预算的投票被取消,德国联邦议院预算委员会认为,现必须制定新的国家预算,这可能会影响先前计划在各政府部门内的数千亿欧元的支出承诺。


现在还不清楚哪些氢气项目能够按计划进行。


气候基金还收到了污染行业购买的排放证书和化石燃料CO2征税的收入,但这些远不足以弥补现在缺失的600亿欧元。


德国宪法法院的决定是什么,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


德国宪法法院于2023年11月15日就KTF的600亿欧元公布裁决,这自前总理默克尔的联盟党(CDU)首次提出该案件以来已经过去了约18个月。


问题在于,这600亿欧元最初是授权用于应对COVID-19大流行及其经济后果的紧急措施,但这些资金并未用于这一目的,而是转移到了新的气候基金。


据德国宪法,联邦预算每年必须平衡,新债务受到国内生产总值0.35%的限制,即所谓的“债务限制”(德语中称为“Schuldenbremse”)。这一规定的唯一例外是在自然灾害或其他非常紧急情况发生时允许债务超出此0.35%的限制。


德国联邦法院裁定,这600亿欧元只能合法用于与COVID相关的支出,而不是能源转型资金,从而一举从联邦气候预算中扣除了整笔资金。


这笔资金也曾用于补贴扩大可再生能源、隔热建筑、电动车充电以及资助无化石燃料供暖。


政府不能再借额外的600亿欧元弥补损失,因为这也会触犯“债务限制”规定。因此,为了找到这笔钱并保持预算平衡,唯一的方法是提高税收或在其他方面削减预算。


但也许短期内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执政联盟的最初伙伴是自由民主党(FDP),他们反对任何提高中产阶级税收或成本的政策。


许多德国人猜测,法院的裁决将导致政府内部斗争加剧,因为自由民主党很可能会阻止其较大合作伙伴,总理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的社会民主党和哈贝克的绿党旨在筹集新的600亿欧元资金的政策。这可能导致交通灯联盟崩溃。


Hydrogen Europe协会首席执行官Jorgo Chatzimarkakis上周就表示,德国政府需要快速找到解决方案。因为一些产业将会表示,好吧,德国显然不再是开展业务的有趣的地方了。让我们直接去毛里塔尼亚或纳米比亚建设项目吧。这就是后果。但这也影响了(德国的)风能、太阳能等行业,影响了每个人,影响了所有的清洁技术产业。

 

来源:HydrogenInsight

热点新闻

FuelCellChina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