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023

11

阿联酋《The National》专访考克利尔公司总裁 Raphael Tilot:找到解决欧洲氢能“先有鸡先有蛋”问题的办法

作者:

Thenationalnews


 

比利时领先的氢能生产商考克利尔正克服欧盟氢能行业增长战略中的瓶颈,计划在全球建立系列工厂。

 

考克利尔公司希望解决困扰欧洲扩张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难题。

 

考克利尔首席执行官Raphael Tilot表示,对欧洲来说,关键是在这个不断壮大的氢能产业中赢得速度。欧盟去年宣布的2030年氢能目标,每年生产1000万吨再加上进口另外1000万吨。


欧盟有超过200亿欧元的资金可供氢能公司利用以实现这些目标。但是,高级欧盟官员公开承认氢能行业存在“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欧盟绿色转型负责人、委员会第一副主席Maros Sefcovic在上周在布鲁塞尔郊外举行的Hydrogen Week 2023欧盟氢能周高层聚会上表示,只要氢能供应不足,就不会有客户需求,反之亦然。


考克利尔的策略是在全球投资建厂,以销售用于当地使用的电解槽设备。考克利尔于2017年在中国购置了工厂。在欧盟补贴的帮助下,考克利尔于2022年在法国和比利时建造了双工厂,并自那时起扩展至美国和印度市场。 
 

Tilot表示考克利尔在欧洲的中心比利时研发技术,在客户所在地部署。国外的客户通常在本地生产氢能更可取,以从补贴中获益。我们会为欧洲客户生产(电解槽),在北美或印度等竞争需求的国家(的客户),在寻求当地的补贴。欧洲不希望在技术上依赖遥远的国家,印度或北美地区也有同样的思维方式。他表示,美国《通货膨胀降低法案》,是2022年美国推出的支持绿色产业的最大的补贴计划。


他表示,如(电解槽)产品不在美国制造,我们的客户将无法获得同样的补贴。欧盟因美国的法案对欧洲产品存在歧视而受到批评,但和欧盟更复杂的规则相比,(美国的补贴政策)也因其简单性和清晰性而受到赞扬。


欧洲委员会内部市场、产业、创业和中小企业总司长Kerstin Jorna表示,欧盟无法制定像美国一样简单的规则,因为它没有单一的预算。她表示,欧盟有不同形式的风险减轻、补贴、担保…欧盟也在努力让它更简单。欧盟的氢能战略于2020年首次发布,但在2022年推出欧盟氢能银行后才真正加速发展。


Sefcovic表示,欧盟氢能银行首次竞标的8亿欧元是填补可再生氢和化石燃料成本差距的重要第一步。2024年春季将进行价值30亿欧元的另一轮竞拍。


这些发展十分重要,但许多观察家表示,这些发展和中国、美国的投资相比,相形见绌。


布鲁塞尔E3G智库的气体政策高级顾问Raphael Hanoteaux表示,欧盟正进行自我探索,试图找到加速发展氢能行业的最佳工具。他指出,进一步复杂化投资规划的是,对于未来几年欧洲氢能需求的预期还不清晰。


研究显示,到2030年,欧洲的(氢能)需求可能在200万吨到2600万吨之间,而欧洲跨国氢能管道建设的成本介于800亿到1430亿欧元之间。据欧洲氢能骨干计划(European Hydrogen Backbone Initiative)的一项研究,该计划由33个能源基础设施运营商组成。


Raphael Hanoteaux表示,很难给企业提供确定性让企业进行投资。像巴西和南非这样的国家则利用Hydrogen Week2023 欧盟氢能周向欧洲氢能行业推销自己有吸引力的投资前景。


但这些进口方案对欧洲的盈利性仍不明确。氢气比其他能源密度小得多。液氢或转化为液氨用于船舶运输,然后再转化为氢,涉及巨大的能源消耗。目前唯一现实可行的计划是在欧洲制氢或利用管道进口氢气。


在这种情况下,减少运输成本似乎是考克利尔的明智选择。Raphael Tilot表示,运送电解槽设备到世界各地是有风险的。(碱性)电解槽设备由大量电极组成,重达60吨,需要大量维护。 从长期来看,在战略或关键设备的供应链上依赖于其他国家是昂贵且有风险的。考克利尔在疫情期间就看到了这一点。


2023年1月,考克利尔开发摩洛哥的氢能行业。2023年6月,考克利尔在与阿联酋的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和斯特拉塔制造公司签署协议,将在阿联酋生产用于当地使用和出口的电解槽设备。 


在问及对欧盟氢能银行的看法时,Raphael Tilot表示,这是非常积极的,但还需更多努力。他表示,这只是相对较小的数额。当你考虑到从中东、纳米比亚、智利供应欧洲新的价值链所需的财政需求时,将需要更多(资金)。

 

来源:Thenationalnews
 

热点新闻

FuelCellChina专访